推荐资讯

可是锐根本不管这些揽着张紫薇便从他的眼前走过

发布时间:2018-11-15 18:26 浏览:
 张紫薇也没想到自己刚刚居然那么主动,她还有点尴尬,于是说道:“刚刚一个不小心,亲了你一下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不说还好,一说就显得太过此地无银三百两了,苏锐听了这话之后,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,扶在张紫薇腰间的手掌陡然下滑,在某处弧线的顶端不轻不重的抓了一下。
 
    无法形容的触感瞬间点燃了苏锐心中的火苗。
 
    不过这货强压着心中的感受,蛋疼的来了一句:“那个,不好意思,刚刚一个不小心,抓了你一下。”
 
    无耻啊。
 
    这是一报还一报吗?
 
    张紫薇本来还处于非常旖旎的气氛之中呢,结果被这一下给弄的浑身失去了至少一半的力量。
 
    长这么大,她除了和苏锐在船上的那个接吻之外,什么时候和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?
 
    “你是个流氓。”张紫薇咬着嘴唇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也意识到自己这个玩笑着实开大了,他为了缓解尴尬,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:“那啥,手感真不错啊。”
 
    张紫薇脸颊发烧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舞池之中已经有些人离场了,因为,现在是天马会所最刺激的时刻——专门面对高端客人的擂台赛即将开始了。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手表,说道:“我们也去吧。”
 
    张紫薇点了点头,拉着苏锐的手,逃也似的离开了舞池。
 
    两个人在专门服务生的引领之下,乘坐电梯,一路向下。
 
    苏锐站在电梯里面,看似无意的问道:“这擂台赛在地下几层啊?”
 
    因为这部电梯里面只有两个按键,一个是一层,一个是负一层。
 
    可是,苏锐根据刚刚电梯下降的速度和距离来判断,他们至少已经在地下二十米了,这“负一层”可真够远的。
 
    对于苏锐这种顶级的客人,服务生没有任何的防备,恭敬的回答道:“说是负一层,其实距离地面的真正距离应该在地下十层左右。”
 
    “好家伙,这工程量可够大的。”苏锐感慨了一句。
 
    他这感慨是完全发自内心的,他敢肯定,天马会所在地下挖出这么一块地方来,绝对不可能有规划建设部门的相关审批手续。
 
    说的不好听一点,这就是违建。
 
    不过,在地下偷偷摸摸的挖出这么深的距离,然后在里面掏出这么一大块地方,通风系统电力系统都得正常运转,这可不是一笔小钱。
 
    苏锐即便没有看到那擂台的最终模样,也完全能够估计出来,别看天马会所建设的是金碧辉煌,但是地下这擂台的工程造价,少说得是地上的五倍以上!
 
    一些中等实力的商人,恐怕根本无法承受这种级别的建设!
 
    苏锐拉着张紫薇的手出了电梯,这已经在地下深处了,但是他仍旧没有任何气闷的感觉,空气流动也很正常,空气质量很清新,说明对方在通风系统上下了极大的工夫。
 
    走出电梯之后,苏锐和张紫薇沿着旋转楼梯,往下面走了两层。
 
    看来,这擂台赛的位置真的是够隐蔽的,就算是警察来抓,都找不到进来的路子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另外一部电梯的门也打开了,米少带着几个花花公子从里面走出来。
 
    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张紫薇。
 
    于是,这米少似乎感觉到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,眼睛里面满是桃花。
 
    不过下一秒,这米少的脸上就布满了阴沉,看起来好像随时要打雷下雨。
 
    因为,他的女神张紫薇,此时的俏脸红扑扑的,看起来异常诱人,明亮的眸子里面好像含着一泓秋水,落在米少这个风月场上的老手面前,自然意识到,他的女神是情动了。
 
    情动了!
 
    想到之前张紫薇在t台对面充满了警告意味的看了他一眼,米少的心里面就满是阴霾。
 
    他看中的女人,却被别的男人搞的情动了,这真是在打他的脸!
 
    是的,这个米少虽然还不知道张紫薇的名字,但是却已经把对方当成了他的禁脔了。
 
    自己的女人,别人如何可以染指?
 
    看着米少那怒气冲冲的样子,苏锐微微一笑,然后伸出手来,直接揽住了张紫薇的纤腰!
 
    不就是挑衅么?苏锐什么时候怕过这等货色?
 
    被苏锐那有力的臂膀紧紧搂着,张紫薇的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,俏脸也更红了。
 
    她虽然知道苏锐这是在回应对方的挑衅,但是这样的动作,真的让张紫薇非常的沉醉。
 
    米少见此,面色更加阴沉,不过很快,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 
    他习惯性的舔了舔嘴唇,走到了苏锐的面前,说道:“敢不敢和我赌一把?”
 
    “我为什么要和你赌?”
 
    苏锐根本不接招!
 
    他嘲讽的看了这米少一眼,然后说道:“麻烦让让。”
 
    说话间,他伸出了一只手,在米少的胸前轻轻一推。
 
    虽然只是“轻轻”一推,但是苏锐的力量何其大?这米少被苏锐那轻描淡写的一推给弄的踉踉跄跄,往后面接连退了好几步!
 
    这一下,可是让米少的脸瞬间就绿了!
 
    可是,苏锐根本不管这些,揽着张紫薇便从他的眼前走过。
 
    “米少,我们怎么办?”一名纨绔上来就问道。
 
    米少把自己的领口给扯开,愤怒的看了看苏锐离去的方向,喘着粗气说道:“敢弄我?真是觉得自己活
相关阅读